另类小说

【天堂鸟】(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)(28)【作者:nihyou2014】

字数:90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二十八章、发现

  陆贞慢慢睁开眼睛,头疼的厉害,全身火辣辣的烫,嗓子里干得好像在冒烟,她不由得呻吟了一声:「水……」声音却微弱的自己都听不清楚。

  「贞贞,你醒啦!太好啦……」恍惚中传来男人熟悉的声音,飘飘渺渺的,仿佛在耳际,又仿佛在天边。

  陆贞根本没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,她只觉得嘴唇上碰触到冰凉的器皿,清凉的甘泉润湿了她的嘴唇,她好像吸奶的孩子一样,马上含住器皿大口大口的吸吮起来,一片清凉从嗓子眼一直凉到腹中,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畅,陆贞神智一清,眼前的景物渐渐清晰起来,可是当她看到面前拿着水杯喂她喝水的男人时候,不由得大吃了一惊,失声叫道:「沈丘?!……」

  「贞贞……」沈丘,一头乱糟糟的头发,苍白无比的面容,一双暗红色的眼睛里,流露出来无尽的关怀,他确认了陆贞安然无恙之后,声音嘶哑着,再次叫了一声陆贞的名字。

  「谢天谢地,贞贞,你终于醒了!」沈丘身体颤抖着,哆嗦着嘴唇开口道。
  陆贞这才注意到自己好像在自己的家里,犹豫了一下,陆贞还是忍不住问道:
  「我怎么会在这里,我…不是…」

  陆贞整理着紊乱的思路,准备问个清楚,但无意中一扭头,见到了桌上圆镜中反射的自己面貌。

  啊,是了,想起来了,想起两个男人疯狂的强暴她,陆贞脑袋嗡了一声,惊慌的陆贞在床上挣扎翻滚起来!

  「不要碰我!」

  「啊,那里不可以!」

  「沈丘,冰冰………」

  沈丘慌忙靠近陆贞的床前,双臂齐出,轻轻按住了陆贞的香肩,温柔呼唤。
  「贞贞…贞贞…」

  「啊!」

  陆贞突然一下子清醒,她美眸挂着泪痕,喘息急促,惊骇莫名的盯着沈丘的脸庞,注视了良久良久,突然一头扎进了沈丘的怀里,「哇!」的一声,痛哭了起来。

  「好了,好了……没事了贞贞,只是个噩梦……」

  陆贞衣裙凌乱,娇躯半掩,沈丘浑然无视,他心疼的搂着陆贞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仿佛在哄一个吓着了的孩子。

  一时间,房间安静起来,只不过两人的思绪纷飞。

  沈丘发福的脸庞阴晴不定,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,唇角紧抿,目中疑惑颇多。
  陆贞无意识的话语,好像发生了他不知道的秘密?

  还有她的身体明明好好的,怎么会昏迷在家门外。

  哎…真的好蹊跷。

  待她好了后问问她吧。

  毫无疑问,沈丘的心中充满疑惑。

  陆贞躺在床上,慢慢理着自己的头绪,昨天白天整整四五个小时的折磨让她几近崩溃,两个陌生的男人同时进入自己的身体,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。
  可是自己怎么又回来了呢,是他们…把自己送回来了?

  还是自己回来的?

  陆贞努力的回忆,只记得最后自己被那两个男人弄的昏迷过去了,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。

  她偷偷的查看,发觉衣裙虽然凌乱,却也没有撕烂的痕迹,暗地里不由得舒了一口气。

  『昨天的事情不能说出去的死也不能说出去,不说,绝对不能说。』这是陆贞心声。

  良久…

  房间里,陆贞缓缓起身,手捏弄着衣角,俏脸烫红,幽幽道:

  「沈丘,我想家了…」

  沈丘愕然开口道:

  「贞,这里不就是我们的家么?」

  想起昨日两个男人同时压在身上,陆贞脸色更红,她觉得刚才自己的反应过大了,于是咬着下唇,背对着沈丘说道:

  「我说的…不是这个家。」

  「哦,你说的是原来的那个家啊!」

  沈丘知道误解了,见到陆贞脸色好转,心放下了一半,惊喜之余,身体闪到了她的身前,双手一环,抱住了陆贞的柳腰,轻轻往自己怀里一带,让两人紧紧贴在了一处。

  他嘴唇终于忍不住,故作轻松随意,露出憨厚的笑容,轻声说道:

  「贞贞,跟我说说,你为什么会突然昏倒啊!」

                烫——

  陆贞冷不丁被沈丘抱在了怀里,后背骤然发紧,心如鹿撞,紧张莫名。
  一股子奇异的感觉,从陆贞的下体直冲肺腑,犹如一股炙热的电流,烫得她情难自已。

  环境决定心情,这里可不是昨日那两个陌生男子,这里是自己的家,男人是自己的合法丈夫。

  不知为什么陆贞只觉得自己的心脏,前所未有的,扑通扑通的狂跳了起来。
  鬼使神差…

  当初在阴阳居…

  自己赤裸的娇躯…

  两个男人昂长粗大的阳根…,

  的那一幕幕,犹如镜头重放一般,全部闪现在陆贞的眼前,让她呼吸急促。
  陆贞脸色烫红,连耳根子都发热了,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气。

  她思念,渴望,贪恋沈丘这个怀抱,这种踏实的,温暖的,令人怦然心动的安全感,是陆贞在被强暴的时候里,最渴望的。

  此刻,沈丘虽然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…

  可陆贞的心却起起落落,跌宕起伏,总感觉少了一丝什么似的。

  沈丘除了拥抱着她,双手老老实实,规规矩矩的环住她的腰肢,并没有任何动作。

  很明显,沈丘知道,但在的情绪,身体状态,都不对,还不是时候。

  再者,他沈丘还有别的想法。

  「贞,你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?」沈丘语气温柔,再次问道。

  「哎……」陆贞暗叹,知道丈夫对自己有了疑问。

  陆贞的身段儿实在是太美了,她本来略显丰腴,有一种贵族千金的高贵富态美,可现在,也许是经过昨日的云雨滋润的她,纤腰如柳,突出胸前的两团显得更加饱满圆润,微微上翘,由沈丘揽在怀里,娇躯微微后仰,再配合脸蛋那种病态的苍白……

  沈丘差点儿忍不住就抵抗不住,但他还是忍住了。

  陆贞不敢去看沈丘的眼睛。

  但她完全能够感受到沈丘灼热的目光聚焦在什么地方,她情思如潮。

  其实心里一直在期盼着,沈丘能狠狠的蹂躏她,又或者坏坏的对她上下其手,像昨日那般,可惜,沈丘没有。

  『天呐,我都想着什么呢?』

  陆贞俏脸火辣辣的烫,她慌忙遮掩开口道。

  「沈丘,我也不知道…怎么回事…可能是昨天…昨天…太累了…」

  陆贞话音落,屋里立即变得极其安静。除了陆贞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之外,落针可闻。

  沈丘好歹清楚自己的妻子,陆贞含糊的话语,跟没问差不多,他只好装糊涂。
  「好了贞贞,你不要多想,没事就好。」

  沈丘轻拍着陆贞的香肩,只温柔的说了这一句,就再也不说话了。

  已经无需多说。

  陆贞心里很是内疚,至于昨日的事情,这个是万万不能说的…

  「沈丘,你真好。」

  沈丘哈哈大笑,右手终于开始在陆贞的身上慢慢游走了起来,他大大咧咧的说道:

  「你的丈夫不好,那谁好。」

 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陆贞心神一阵激荡,被沈丘摸得一阵难受,她娇躯如蛇扭动,气喘吁吁,却任由沈丘动作,只是羞,却不拒。

  沈丘的眼睛也不闲着,一双眼盯着陆贞领口处的雪白,笑着说道:

  「贞贞,你都走光了呢!」

  「啊,去你的!」

  陆贞脸色一下子变了,生怕丈夫发现端疑,结果发现虚惊一场。

  她娇嗔,心中却纳闷,该不是他故意试探我吧?

  不过这么多年的夫妻,陆贞清楚沈丘的脾性,他根本不会。

  「贞贞,该饿了吧?」

  沈丘停下所有动作,突然开口问道。

  沈丘不按常理出牌,这让陆贞蓦地一愣,她狐疑的看了沈丘一眼,咬着娇唇,然后才点头道:

  「饿了!」

  怎么可能不饿,昨日男女大战,她体力和精神都耗尽了、

  昏迷醒来见到沈丘后,情绪激动之下,早就把吃饭这件事忘了,现在被沈丘一提醒,陆贞都能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叫。

  她现在饿的,觉得自己都能吞下一头大象。

  沈丘连番伺候,也是从发现她到现在一直没有吃饭,他也不是铁打的,也早已饿了。

  「你先去洗一个热水澡解解乏,我给你做饭。」

  「那好,我先洗个澡…………」陆贞一想到洗澡,她也很热切,她可是想把昨日的气息清洗掉。

  沈丘呵呵的站立起来,就忙着奔向厨房一边道。

  「快点洗,我做饭很快的。」

  「知道了,快去吧。」

  陆贞站起娇躯,故意用手臂遮挡着高耸的双峰,柳腰一扭,直接朝着宽大的浴室跑去。

  陆贞进了沐浴间,砰地一声将房间门关上,然后靠在门后想,自己干吗要这般紧张?

  陆贞痛苦的揉揉头发,现在才发现臀部好痛,她从来没有想的,自己的肛门竟然被人捅了…

  更没有想过同时两个大男人一起压在自己的身上,还同时进入自己的体内…
  「啊啊啊,死了要死了,」手却不直觉摸过去,她心里觉得很刺激又很羞耻。
  「原来这里竟然能容纳下那么大,那么粗的…」一想至此,陆贞脸更加红润。
  发生的一切并不是自己所愿,可是自己的心已经乱了。

  羞耻与刺激纠结,和要不要放纵自己一回的选择里,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头一回,陆贞开始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  原来自己是很无知地呵,似乎也没有什么接收不了哦?

  这种想法突然间出现。

  那压抑良久的情欲突然间如山洪爆发般的汹涌而至,摧牯拉朽般地毁掉所有的试图阻拦,一下子打地陆贞措手不及。

  她地心、她的整个人就像在汪洋中行驶的一艘小船儿,颠簸起伏。

  没有目标,没有终点。

  和沈丘有关的生活片段也如放电影般的在脑海中浮现。

  经人介绍两人第一次见面,腼腆的像个孩子。

  新婚之夜第一次做爱,男上女下,标准的交合,小心翼翼的进入…

  结婚二十多年,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,小心呵护,二人就没吵过架。

  一切的一切,平静如水,没有激情也没有意外。

              又想起昨日、

  两个大男人在自己的身体里疯狂的碰撞情景,身体交合在一起——

  他们不像沈丘那么温柔,他们粗鲁、野蛮、霸道、尽情地蹂躏她。

  可偏偏,陆贞的心弦却震动了……

  对于沈丘的温柔,好像她有些偏向那些野蛮、

  陆贞痛苦地呻吟一声,她终于找到了那不安来自于何处。无关沈丘的事,而是自己的心已经不受控制了。

  怎么办?或者稍微冰冷一些的水能够帮助她吧。

  陆贞将手从臀间移开,然后轻解衣衫。

  刚刚伸手解开,那一对饱满地像是充了气地气球似的胸部一下子就弹跳而出,白哗哗地一片极其耀眼。

  脱下鞋子放在墙角,光着脚站在地板上,解开下裙的扣子,然后弯着腰将裙子褪了下来。

  当身上的最后一缕布料脱落。

  镜子里出现一个体态丰腴的女人。

  云髻峨峨、玉体迎风,丰胸、翘臀。两相一衬托下,又显得腰肢纤细,圆润的肚脐、遮掩幽谷的一缕黑色的毛发,下面沟渠迷人。

  陆贞是第一次在镜子中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身体,心里还觉得有些羞涩。
  双手捧着胸部,脑子里乱糟糟的,心都不知道应该要想些什么。

  「啊!」

  陆贞一声惊呼而后迅速用手掩住嘴唇,她发现遮掩幽谷的小穴,竟然有…液体滴落、

  这是那个男人的精液,经过长时间,已经稀释了,失去了原来的乳白色,不过依然留在她的体内。

  想到这里,陆贞不由得一阵恶心。

  「呕…」

  她更是想到,肛门内肯定也有男人留下的液体,陆贞迅速打开水笼头,将整个身体义无反顾地投了进去。

  伴随哗哗的流水声,陆贞死命的揉搓身体的肌肤,恨不得把昨日的肮脏洗去。
  但是洗着洗着,陆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好像有一种危机感潜伏在身边,她的手总下意识地在自己的臀间徘徊。

  好看的柳叶眉总是不经意蹙起,当她弯腰垂下身体的时候,那一对白皙饱满如球状的乳房便哗地一下子向下掉,壮观之极。

  丰满的臀瓣自然的撅起瞬间,陆贞性感的嘴唇『咦』的一声,她突然觉得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、,娇躯更是一个激灵,她迅速起身,这次感受更是深彻!

  中心点在…肛门。

  陆贞想到肛门里可能留着那男人的精液,这下澡也不洗了,赤裸着身子向旁边的坐便器走去。

  打开坐便器的盖子,一屁股坐上去。

  「嘤咛……」

  陆贞也不知道是因为舒爽,还是因为痛苦,从鼻息中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娇哼。

  首先是细碎的尿液『哗啦』声响起…

  「啊!」

  一声痛苦中夹杂着无尽欢愉的娇呼。

  陆贞感到肛门无限的扩大,体内脏污要出来了…

  一点,一点,排除体外,自然伴随着妙不可言的舒爽。

  陆贞脸色稍红,肛门再次扩大了一圈,体内的脏污又往外延伸了不少。
  这次很明显,陆贞感到肛门似乎被卡住了。

  浴室的温度直线升高,陆贞从身后把手伸过去,逐渐碰触那莫名的物体。
  而下面如杆长矛般物体抵在陆贞的臀间,陆贞感受到后面的坚硬和灼热…
  肛门无限的扩大,她能体会到夹着硬物摩擦的触觉,

  「???」

  她身上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,轻轻地蹲身离开马桶,背对着镜子…

  陆贞的胸脯剧烈起伏,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,然后扭头。

  当陆贞看到臀间莫名的物体,终于忍耐不住。

  「啊!」陆贞一只手捂着嘴巴尖叫,另外一只手捂着屁股,无法自己。
  陆贞甚至都来不及去想,肛门为什么会有如此奇怪的物体,她只觉得这一刻,自己仿佛置身于噩梦中,她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!

  她的手颤悠的握住仅仅几寸长的物体,感受到温热以及硬度。

  陆贞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才勉强压抑住她的激动,这导致她娇躯发紧,浑身僵直,情不自禁中,她竟然循着镜子的方向,向前迈了两步。

  近距离,透过镜面,却被眼前的情景整个惊呆了,臀瓣间凸出一个奇怪的物体,把肛门撑成一个圆形。

  陆贞努力张大眼晴看向臀间…

  物体闪烁着莫名的光泽,约有四五公分长,椭圆形,好像男人的龟头,不过更像一条蛇的脑袋。

  霎时间,陆贞剧颤,娇躯不由的绷紧,由于惊慌,她愈发感到肛门硬物摩擦臀部,更使她下意识的绷起臀部。

  「咕噜…」充满黏滑的物体嗖的一下被她的肛门吞了进去,陆贞闷哼一声跌倒在地板上。

  「唔。」她发出呻吟,摸了摸臀间,肛门竟恢复正常,完全闭合,那让她恐慌的物体竟然进入自己的体内。

  手指放在臀间肛门位置,片刻之后陆贞喃喃自语说道:

  「这是什么东西?………对了,怎么会在我体内,这个东西似乎…拿不出来?」
  陆贞颤抖着手去按压,果然,这物体好似又深入体内一丝的错觉而生,仿佛物体本身活了一般。

  「不对?!」

  就在这个时候,陆贞感觉到不妙,她很快想到,取不下来,那她的生理问题又该怎么解决?

  陆贞痛苦地呻吟一声,怎么办?或者尝试一下让体内的物体出来…

  陆贞将双脚岔开,小心翼翼地蹲在地板上,然后用力,雪白的肥臀以及迷人的沟渠,菊花点点随着她的用力,开始绽放。

  体内那物体缓缓的移动,菊花的纹路逐渐削薄,像是小荷才楼尖尖角,「秃噜」一下子就脱肛而出。

  「唔…」

  当肛门被撑起,她再次感受到体内好像有一个巨物卡在肛侧,使她用尽吃奶的力气都没用。

  陆贞无奈伸手握住肛口的物体,试图拔出来,温热黏滑的气息,让她的手颤了颤,以后,她用力往外一拽。

  「擦擦…」

  银白色带有透明纹路的菊管蔓延而出。

  陆贞的手颤抖着,身子也颤抖起来,手里揉捏着那团物体,柔软,又带有弹性,硕长,碰触着那团温热菊管,再也把持不住,脱手松开。

  「嘤咛……」

  陆贞也不知道是因为舒爽,还是因为痛苦,从鼻息中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娇哼。

  陆贞的臀很肥,很白,浑圆饱满,弹力十足,滑嫩无双,突兀伸展出来的菊管,夹在一对臀瓣中间,显得异常另类!

  可能因为她太紧张,臀瓣摇曳,菊管也跟着摇摆,简直就像长了一条尾巴。
  不过,陆贞感觉,那物体更像蛇。

  「蛇?」

  想到蛇,陆贞脸色都白了,也不知道她嘴里说着些什么,看着镜子中,臀部突然多出的物体的,她慢慢把手伸过去。

  在手的牵引下,足有一尺多长的物体,让她心都提到嗓子眼,由于牵动臀部,她突然生出一种血肉相连的错觉。

  好像菊管原本就跟她是一体的。

  陆贞仔细打量着,从她肛门延伸的物体,白皙晶莹,隐现光泽,温润如玉,就这么的从她的下体蜿蜒而出。

  而肛门就这么的被撑起来,陆贞轻轻的拽动,臀部与之摩擦,只觉得浑身发软,面红耳赤,她情不自禁的往后退,想要找个东西靠一靠,她根本站不住了。
  「这到底是什么?」陆贞羞涩难当,根本难以想象,下体竟然如此………
  摆弄一番,陆贞发现根本取不下来,这物体好像卡在肛门中,不能取下。
  渐渐的,陆贞也没有脾气了,她娇躯发软,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,不知何时已经躺倒在了地板上。

  肥臀犹自颤抖着,还不自知。

               半晌之后、

  「贞贞,洗好了没有,快出来吃饭吧!」

  屋外响起沈丘温柔的喊话声。

  躺在地板上的陆贞,此时几乎已经忘记了这是在家里,听到沈丘的话之后,她一个激灵,清醒过来。

  「马…上,就…好。」

  陆贞慌乱的回答,咬了咬牙,撑着身子坐了起来,低头看着自己的胯间,那一条蜿蜒绵亘的物体,惊慌失措。

  「怎么办,怎么办?」

  想想自己臀间夹着这么一个物体,陆贞最终尝试往里送去。

  让她想象不到的是,这圆圆的物体竟然真的在缩小,很快的,竟然又缩小到四五公分左右…

  然后物体再也不缩了,陆贞手指顺势一推,只听一声『咕噜』的细微声响起…

  物体一下子钻进她的体内!

  或者说是,那物体一下子被她的肛门给吞了…

  「呃」陆贞肥臀一阵颤抖,物体的滑动、肛门紧紧的闭合,那种感官在她脑中无限的扩散。

  「唔,下面怎么有液体流出,羞死人了!」

  陆贞起身穿衣服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了小穴的异常,这让她更加羞涩。
  想象肛门里竟然夹着那么一个物体,陆贞脸瞬间红了。

  穿好衣服出屋,陆贞的脸色依然潮红,她见沈丘守在门外用温柔的眼光看着她,那脸色更红了。

  陆贞为了掩饰,立即说道:「洗澡水的温度调的有点高」

  「贞贞,你变漂亮了,走,我们去吃饭。」

  「漂亮了么?」

  「吃饭?」

  想到漂亮,她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                吃饭、

  是的,她饿了,可是她敢敞开吃么…

  一想到浴室里的发现,陆贞总是不自然的绷紧臀部,心里时刻想着…

  自己以后的生理,又该怎么解决?

   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美人出浴,陆贞一头湿漉漉的乌黑长发,还冒着热腾腾的雾气,随意披散在她的背后—

  光洁的鹅蛋脸上透着一股诱人的红晕,有些心虚,又有些羞愤。

  可怜的沈丘,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身上有那么多的秘密,目视着陆贞,忍不住喉结一阵剧烈的抖动,狠狠的咽了一大口口水。

  自己的妻子太美了!

  被沈丘色狼样的目光注视着,陆贞更加羞涩难当,心中难免忐忑,她有些心虚的吼道:

  「沈丘,你干嘛呢,赶紧吃饭,我饿了。」

  「吃饭、」沈丘愕然,他愣了愣神说道:「贞贞,你真美。」

  「还吃不吃饭了。」陆贞白了白眼。

  「呵呵……」沈丘憨笑,他鼓足勇气,身形一晃就来到了曹珊珊的陆贞,微微俯身,对着陆贞深深嗅了几口,突然他双手一抄,一下子把陆贞拦腰抱了起来。
  「啊!你,你想要干什么?」陆贞有些魂不守舍,娇羞而又惊慌的喊道,美眸里却多了一抹琢磨不透的惊慌。

  「都老夫老妻了,再说了,该看的地方我又不是没看过,你至于反应这么激烈嘛……」

  沈丘憨笑说着,甩开大步,向着餐厅走了过去。

  这一路可谓是饱尝了喜悦。

  陆贞羞涩难当,当沈丘手搁在她的臀间,她清晰的感到体内那物体好似又往里挪了挪,她再也承受不住,紧紧闭着眼睛,咬着嘴唇,生怕叫出声来。

  「吃饭吃饭,洗那么久……,饭菜都凉了。」

  来到餐桌边上,沈丘这才不舍的把陆贞放下来,然后自行来到了陆贞的对面坐好。

  「看,龙虾,海参,燕窝,……都是你爱吃的,贞贞你还愣着做什么,赶紧坐下,吃!」

  「哦,好…的…」

  陆贞结巴的点头。

  砰!

  说完,屁股随意的一坐。

  「啊!」陆贞一只手捂着嘴巴尖叫,另外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腹部。

  「贞贞,你怎么了?」

  沈丘赶紧起身来到她的身边,一脸的关爱担忧的问。

  陆贞知道自己坐的急促了,没想到肛门里的物体竟然又被挤压进体内一分,让她根本把控不住叫出声来。

  见到丈夫一脸的关爱,她咬了咬嘴唇支吾道。「我没事,可能是饿的…肚子……不舒服、」

  「哦,吓死我了,既然饿了,那你多吃点。」

  沈丘放下担忧,从新坐到她对面,伸出筷子往陆贞碗里夹菜。

  陆贞强制性的控制着自己,缓缓坐下来,抽动的鼻翼,说真的,她真的有些饿了。

              是太饿了——

  可是面对都是自己爱吃的,香喷喷的饭菜,她一想起被控制的生理,她真的不敢吃。

  菜味四溢,醉人的香气弥漫。

  「还楞什么,贞,快吃啊」沈丘催促对面的陆贞。

  「呃…好的…好的。」

  说完之后,陆贞终于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菜,送去自己的嘴里。

  「这是虾肉,你老公我做的味道怎么样,贞贞…」

  「好香,真好吃。」

  陆贞魂不守舍的开口,确实好吃,对已经饿的人来说,什么也好吃。

  秀色可餐!

  对女人一样好用。

  陆贞完全把体内的事给忘了,拿起筷子,开始大快朵颐。

  她也确实是饿了,见陆贞已经开吃,沈丘于是立即也埋头大吃起来。

  人美菜香,沈丘这顿饭吃的实在是妙不可言。

  殊不知,这顿大餐是宠了陆贞,还是害了陆贞。

  且听下回分解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友情链接 合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