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庭伦乱

我和五個青春美少女的性福生活

 我是一位高一的學生,在學校外和其他學生同租了一個四合院——房東為了赚到更多的錢,同時把四合院租給多個學生——我自己租了兩間房,一間做厨房飯廳,一間做卧室書房。另外的學生沒有這麼大方,都是四五個同班同學合住一間。我的隔壁住著五個初一的女生,這樣三間加起來是一個整屋,中間加了木板牆隔開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夜夜聽到她們竊竊私語,然后會聽到她們的嬌喘聲,猜測多半都學會了手淫,不免想入非非,所以平日里留意,時不時照顧下她們,終於成了朋友,然后知道她們的名字——周碧霞,陳诗诗,田家晴,徐靜芳和她的堂妹徐靜瑩。徐靜瑩今年才十三,周碧霞十五,其她的都是十四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中秋學校放了幾天假,她們幾個想出去玩,城北有片湖,湖畔有片果園,蘋果桃子等都有。只要付門票,水果可以任摘,唯一要求是不可帶出。她們想去,問我可不可以帶她們去,有這等好事,我豈能錯過?於是欣然同意了。

       到了那里,我拿了門票,幾個小女孩高高興興吃個夠。下午徐靜芳就提議去釣魚,其他幾個女生都表示同意,我就去買了漁具,幾個丫頭嘻嘻哈哈,半個下午只釣了六條不大不小的魚。我表示可以回去做給她們吃,她們開心極了,收拾收拾,回去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六條魚,剛好一人一條,吃過之后,幾個女生說這個中秋過的最有意義了,雖然沒有家人陪著,但有大哥哥,有姐妹,倒也開心。陳诗诗留下幫我洗刷餐具,其他人回去了,不一會,周碧霞拿來大家的月饼和我分享,然后把月饼放到我的書桌上,翻看我桌子上的書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忽然想起,書桌上的書,除了課本資料,還有色情雜志。提醒又不好提醒,只得指望她沒有翻到。陳诗诗洗刷好餐具,看到周碧霞在那里看書,也過去看,然后兩人發出驚訝的聲音。周碧霞奇怪地望了我一眼,和陳诗诗低語幾聲,然后陳诗诗笑了笑,不好意思的看著自己的腳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想她們多半看到那色情雜志了。不知道她們會不會覺得我變態,不再理我了。那樣,我的心機就白費了。這時候我才注意到,周碧霞已經換了一條連身長裙,腳上穿著一雙涼鞋。周碧霞慢慢站了起來,笑著伸手到背後,當她把雙手再放回身前時,那件連身裙就被退落地上了,她內裡竟然是真空的, 周碧霞的皮膚很白,乳房不是很大,乳頭是小小的兩點粉紅色,下陰部分不是脹滿的那種,陰毛不多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想不到她竟然會這麼做。但看情況,她是和陳诗诗說好了的。她笑著,但聲音有些發抖,開口說:“阿杰哥哥,我願意。”
       
一     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當時我是坐在椅上的,周碧霞一步一步的來到我面前,她拉起我一隻手,然後放到她的左乳上面,我輕輕地揉搓著她的乳房,我 感到她的呼吸越來越急和重,我把頭傾前,然後張口把她一顆乳頭含入口中,我先 用牙齒輕輕地去磨她的小菩桃,她全身震了起來,我往上瞟了她一眼,見到她正半合起雙眼,不知是享受還是痛苦的表情,正好刺激起我的性慾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於是改為用舌尖去舐,又不時用吸吮的方法,我決定要挑起她的情慾,而且旁邊還有一個陳诗诗,如果令到周碧霞痛苦的話,玩陳诗诗時就會沒有味道了。這時周碧霞已經進入狀態,除了身體不停的抖動,口中還不住呻吟:“呀。。。啊。。。 阿杰哥哥。。。你真好。。。使勁,沒關係……啊……”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知道差不多了,於是我的手就越摸越低,最後停在她的屁股上面,我用左手留在她屁股上搓,右手則回到前面來,我先在她的大腿上來回輕撫,跟著就把手指往她那兩腿間盡頭的小溪上摸去,我用手指把她的陰毛弄到一旁,跟著就在她的陰唇上來回輕磨,我發覺她已經很濕,她全身發抖已作回應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於是放棄了她的乳房,口不停的越舐越低,到達她的外陰時,就伸出舌頭去舐她的那條裂蓬,她的淫水很淡,帶有一股微甜的香味。我不斷用舌尖去挑抖她的外陰部,又用手指分幵她的陰唇,好讓我吸吮她的淫水,甚至把舌頭伸入她的陰道口打圈,這時她己經舒服得慾死慾仙,雙手玩著自己的乳房,囗中不知呻吟著什麼。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周碧霞初經人事,又怎能經得起這樣的刺激呢,我知道她就快高潮,於是改為專攻她那粒小小的陰核 ,先用舌尖挑起那小豆豆,再用吸吮的方法一吸一放,她大聲叫了起來:“爽呀。。。啊……啊,不行啦……我要死啦……”接著她全身震動了一下,在陰道口卻噴出了一大把淫水,噴了我一臉,她完全是倚著我才不至跌倒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品嘗著她美味的淫水,我三下五除二脫下褲子,這時我向陳诗诗望去,見到她又怕又好奇的樣子,於是我抱著周碧霞站起來向床邊走去,我先把周碧霞放在床上,站在那里,讓周碧霞去吮我的鷄巴,周碧霞開始並不願意,但我說我剛才不是給她舐了嗎,她才肯,她用手套著我的鷄巴,然後低下頭把我鷄巴的前端含入口中,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轉 ,我舒服得不得了,差點就在她口中射了出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這時我把陳诗诗拉過來,我先和她互吻了一會,又隔著衣服把她的乳房搓了又搓,待她有反應時,便把她的衣服脫了,我問她有沒有自慰,她含羞答答的說有,我便叫她自慰給我看,我一邊享受著周碧霞 替我口交的快感,又一邊欣賞陳诗诗手淫的嬌態,只見陳诗诗用左手拇食兩指去搓著自己的乳頭,而右手則在陰部頂端兩片陰唇交接處卒著圈子,淫水早已流了一床都是,臉上則是既痛苦又快樂的表情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就問她是不是每天晚上都這樣,我聽到不止一個人是嬌喘。她紅著臉點點頭說:“其實都是田家晴那丫頭教會我們的,她己不是處女了,早就被以前的男朋友插過了,現在沒有男朋友,只好弄個按摩棒插自己,一開始她是偷偷的自己弄,我們混熟了,就故意引起我們的好奇,然后教會了我們手淫,最近還教會了我們磨豆腐呢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震驚於這些平日清清純純的女學生居然如此淫蕩,便讓周碧霞先不吃我的鷄巴,讓她們表演磨豆腐我看,周碧霞羞澀地說:“阿杰哥哥,我們這麼做,並不是同性戀,我們只是解決性需要……說實話,我們最近和你套近乎,就是我們商量好了,想讓你來操我們。可是她們又不敢第一個來,所以……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聽了意外之極又高興之極,心想,這下可有艷福了,一下子和五個青春少女,多麼美妙呀。只見周碧霞先和陳诗诗擁吻了一會,又互相撫摸對方的乳房,看著那四粒軟軟的小奶頭在對方不斷的又卒又吮下硬了起來, 然后她們四腿盤錯,交織在一起,陰部對著陰部,相互摩擦,淫水混合在了一起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跟著她們更改成69方式互相為對方口交,周碧霞在下面躺著,兩條小舌頭在對方的陰唇上來回打圈,我看得十分興奮,便跪到周碧霞兩腿之間,正在為周碧霞舐的陳诗诗立即知道我的意思,她把周碧霞的兩片陰唇盡量扳開,我便把鷄巴挺進去,因為周碧霞之前已經高潮一次了,現在又被充分刺激,我不用花太大氣力便全根沒入,不過再抽去來時便可看見小小血絲,我知道,周碧霞的處女膜,給了我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這時我把周碧霞雙腿圍在腰間放好,陳诗诗則起身跨在周碧霞頭上,讓周碧霞繼續舔她的嫩屄。我一面插著周碧霞,雙手又玩著她的奶子,一面又俯前去吮陳诗诗的乳頭,我由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抽送到快速的瘋狂大力去插,耳邊傳來她倆的呻吟聲。很快抽插拍擊的水聲越來越大,終於再一輪狂插,把周碧霞再推上另一個高潮。而我再也控制不住,一下子都射到了周碧霞的嫩屄里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周碧霞心滿意足地躺在那里,面帶微笑,軟綿綿地說:“原來被鷄巴插真的這麼爽,難怪田家晴這麼喜歡插自己。”我把鷄巴拔了出來,一股精液夾著周碧霞的淫水和處女血流了出來。周碧霞沒有理會,說:“你們慢慢玩,我休息一下。”
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陳诗诗含羞低著頭輕輕地說:“阿杰哥哥……我好喜歡你……”我輕輕地摟著她,親了親她的額頭,說:“我也喜歡你們呀。”說著一隻手則放在陳诗诗豐滿的乳房上去揉搓, 陳诗诗的乳房屬于半圓包子形的,握在手里甚是柔韧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很快,陳诗诗全身緊绷,嬌喘著說:“哥哥……我要……”我我的不應期還沒過,於是看著周碧霞濕漉漉的陰部,想到一個刺激感官的辦法,於是讓陳诗诗伏在周碧霞兩腿之間去舐周碧霞的陰部,品嘗精液淫水混合的味道,而我跪在地上,舔陳诗诗的陰部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陳诗诗津津有味地吸著周碧霞陰部的混合液,全都吞下肚子里,然后說:“真好吃,霞姐,等下你也要吃我的喲。”周碧霞說:“嗯,得等到阿杰哥哥射滿你的騷屄再說。”陳诗诗說:“田家晴的屄才騷呢,霞姐的屄好香,我的屄也好香,不信你問問阿杰哥哥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聽著她們的淫蕩的對話,鷄巴一下子硬了起來。我說:“你們的屄都是又香又甜的,我想狠狠的往里射。”說著,便起身在陳诗诗後面站好,先將龜頭在她外陰唇處擦著,等到我整個龜頭都沾滿她的淫水後,便把鷄巴往她的鮑魚裡插,頓時覺得她的陰道陜窄異常,我又怕弄痛她,所以只是慢慢的插入去,還不時地抽回一些,待她習慢了些後才再前進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周碧霞被陳诗诗舔的又有了感覺,開始自己揉著自己的椒乳,而我從陳诗诗的反應知道她並不是很痛,於是我便開始抽插,同時看到陳诗诗的處女血沾著我的鷄巴,緩緩流下。抽插了幾下,她找到了節奏,開始把屁股主動地向我迎過來,我便開始加速,她仍然舐著周碧霞的嫩屄,不時發出滿足的呻吟聲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很快周碧霞全身發抖地又一次進入高潮,待她平復過來後,我便叫她倒轉頭躺在陳诗诗下面,用舌頭去舐我和陳诗诗交合的地方。陳诗诗那能抵受這種多重刺激,一下子高潮上來了,也把我的鷄巴擠到了高潮,射出的精液溅了出來,落在周碧霞的臉上,我把鷄巴拔了出來,周碧霞 立時把口吸在陳诗诗的陰道外,吸吮我們的混合淫液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然后周碧霞說:“味道真的好奇妙,嘻嘻,可惜她們三個沒嘗到。”陳诗诗說:“田家晴怎麼可能會便宜我們,她肯定會和阿杰哥哥玩出新花樣。”這時我們大家都有些倦意,便一同躺在床上休息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
       
三      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第二天醒來,發現自己身上蓋著被子,周碧霞和陳诗诗已經不在身邊了,如果不是看到旁邊被單上兩片落紅,真的以為自己是做了一個春夢。忽然聽見房門被人打開的聲音,我連忙閉上眼睛,翻身向里,假裝還在睡覺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那人很快上了我的床躺在我背後,一隻腳己曲起來架在我的腰部,還在上下揉動,腳掌更在我的小腿上磨擦,而一隻手更伸到我胸前,由心口的位置一路摸到我的腰下,我又感到一張暖暖的嘴唇在吻我的後頸和耳朵,我再忍不住便翻過身來和她吻在一起,又摸她的乳房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還沒看清楚她是誰,她卻越吻越低,很快口含著我那己發硬的鷄巴,她除了含著整根鷄巴上下套弄外,還不時用舌尖去撩龜頭的根部,有時更吸吮我的睪丸,被她這樣玩了一會,我把她的頭按緊就在她口中射了,她貪婪地吞下我的精液,我這才看清原來這女生原來是田家晴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說:“你好美。”她嬌笑著說:“聽霞姐和诗诗說,你把她們弄的快爽死了,嘻嘻,先送給你兩個處女,你也快爽死了吧。”我說:“豈止是爽死了,都死了好幾次了。”她咯咯又笑了,說:“你得感謝我,如果不是我調教她們,你能得到這麼好的事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說:“那當然要感謝你呀。”於是先要她躺下,然後先來一個熱吻,她反應很熱情,整根舌頭伸入我口中和我吸吮,我一只手摸著她的乳房一只手指插她的小穴,很快手被她的淫水沾濕了,我把手拿出來,把淫水抹我的鷄巴上,鷄巴很快又硬了起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插著她小穴的手指開始加快速度,她看起來差不多了,望著我像很吃力地說:“我……我就快到啦……我會……噴出淫水……你用口接……接住然後給我吃點……”我連忙抽出手指,把口凑到她的陰部,剛好這時她便到高潮了,果然我感到一股淫水由她小穴噴入我口中,我等她噴完後就她的淫水吐入她口中。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她滿意地淫笑著,我的鷄巴完全漲了起來,我再忍不住了,把手伸到田家晴胸前去搓她那雙乳房,用突起的鷄巴插入她的小穴裡,開始抽插,田家晴雖然不是處女了,但還是抵擋不了我鷄巴猛烈的抽插,高潮一個接一個,屁股下面都濕透了,終於在她的一次高潮中,我射滿了她的屄洞。
   
  
      田家晴躺在那里,喘息著,回味著。過了好久,說:“杰哥啊,你真太厲害了。可惜阿芳阿瑩她們害怕破處的疼痛不敢來找你。所以我讓更開放的霞姐和诗诗先來,她們兩個給阿芳和阿瑩說了欲仙欲死的感覺,她們還是不敢嘗試,我另想辦法吧。”
      
      我又驚又喜,說:“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?”她笑著說:“我剛住進來的時候,你幫過我呀。后來,我無意中看到你打飛機,看到你的鷄巴這麼大……”說著撥弄了幾下我的鷄巴,說:“我當時就想過來讓你插,可是又怕你不喜歡我不是處女了……所以我就想著先讓你玩幾個處女吧。嘻嘻,還好我的舍友對性都有興趣,在我的調教下,都學會了手淫。還教會了她們相互磨豆腐,阿芳阿瑩她姐倆其實比我們磨豆腐磨的要多,她們回家也會偷偷磨。”



       午飯后,田家晴叫周碧霞她們和她一起去逛街,年齡最小的徐靜瑩表示要睡午覺,不出去了,先回房看會書。然后田家晴悄悄跟我說:“等下你可以去試試,但不要強求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田家晴她們走了,我就就走到窗前偷偷地看徐靜瑩,只見她坐在書桌前,打開電腦,又從抽屉里拿出田家晴的按摩棒——我后來才知道,是田家晴讓她先試試用按摩棒插入,找到感覺再找我插——我見她推了一個掣之後,那棒便震動了起來,徐靜瑩嚇了一跳,連忙關掉它,跟著打開了一個視頻,原來是女生用震動棒自慰的視頻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過了一會,只見她的臉越來越紅,呼吸越來越急,雙腿好像很用力地夾緊在一起,雙手放在胸前搓著雙乳,這樣玩了一會,開動了按摩棒後,就把它拿到胸前隔著上衣去擦自已的乳頭,她面上的表情証明她很享受,跟著她索性把上衣脫了下來,用按摩棒直接去刺激乳尖,後來更大膽地把短褲亦脫掉,然後把按摩棒放在底褲上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她欲死欲仙的表情令我無法再忍下去,我連忙走了進去。看到徐靜瑩剛滿十三歲青春無敵的雪白玉體,嬌小高跷的乳房,加上她那純真又帶點淫浪的面孔,我急忙沖過去,拿出鷄巴,要徐靜瑩替我手淫。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她沒有鎖門,自然也是知道我會進來,但沒想到我會這邊直接,吃了一驚,說:“阿杰哥哥呀,你嚇死我了。我正舒服著呢,被你打斷了。” 我說:“好妹妹,你太誘人了,我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她臉紅著握住我的鷄巴,套弄著說:“這麼大的鷄巴,會不會尻爛我的屄呢。我好害怕。霞姐說你舔屄也會讓人很爽,要不你先舔我吧。”我點點頭,叫她先放鬆自已並合上眼,我先由她額頭吻起,一直吻遍她面部,又舐她耳珠,到她有反應時就咀對咀來個濕吻,我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,我還要她把舌頭盡量伸出來給我吮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又摸她乳房,還用手指夾著她的乳頭揉搓,隨之把她濕了的內褲脫去,用手指尖在她那陰 戶的裂縫上來回掃拂,她一面呻吟一面扭動著身體,淫水流了一屁股都是。我看時機差不多了,就跪到她兩腿之間把她托起,雙腿就托在我雙肩上,我低下頭去舐她的小穴,雙手又伸到她胸前去玩弄她雙乳。玩了一會,我拾起那支按摩棒,我按動了它之後便把它放在徐靜瑩的陰蒂頭那里,徐靜瑩一下子腰部挺起,叫道:“阿杰哥哥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受不了……停……啊……我就死啦……啊…… ”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很快噴出來了透明的粘液,我舐了一些味道不錯,便用指頭抹一些餵入她嘴裡,她亦津津有味的吸吮乾淨,回過神來之後她便問可以什樣幫我,我便站起來並叫她跪在我面前,我叫徐靜瑩給我把褲子脫了,我那早已硬得發脹鷄巴便向她致敬,她呆呆的望著我那鷄巴不知如何是好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便拿起它在她面頰上摩來卒去,她只是向上望著我,還不時露出一個天真頑皮的笑容,我把龜頭在她鼻子上卒了卒,馬眼處居然滴了一點液出來,我便叫她伸出舌頭,然後把龜頭抹在她的舌頭上,又把鷄巴一下一下的拍打在她舌頭上,這時我亦很興奮,便叫徐靜瑩張口含著我的鷄巴,又要她用舌尖圍著龜頭打圈,她好像怕做得不對,不時用她那天真無邪的眼神望著我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再忍受不了,便按著她的頭,輕輕抽插著她的小嘴巴,她嘴裡被我的鷄巴充滿了,只能發出一些伊唔聲,終於我在一輪拚命的衝刺之後,精液全都射進了她的嘴巴里,還險些嗆到她。她咳了兩下,還是把精液津津有味的吞了下去。 
       
  五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便擁著徐靜瑩在床上休息,她依偎在我懷中,一隻美腿就屈起來放在我小腹處,我跟徐靜瑩閒聊起來,得知她手淫的時候,多數竟然是幻想和我做。就是擔心破處太疼,會流很多血。在我的安慰下,她終於打消顧慮,要把處女膜給我了。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為了要徐靜瑩充份享受第一次,我決定慢慢來,我先由她腳趾吻起,在吮遍她十隻腳趾之後,我一路沿小腿向上吻去,到達她雙腿盡頭時又沒停留,我一直吻到她的小嘴為止,然後我把她翻過身來像小狗一樣爬著,我由她耳珠一路吻下去,又用手搓她奶子和乳頭,我的舌尖則停留在她屄洞的處女膜上徘徊,她已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,腰部不斷的扭動,我再向下舐去,發覺她已泛濫成災,淫水沿大腿內側流到床上,連床單亦弄濕了一片。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想時候到了,於是我跪在她後面然後把鷄巴放在她陰道口磨著,她己忍受不了:“親親好哥哥,快點破了我的處吧……”我便恭敬不如從命,想著長痛不如短痛,一下子整支鷄巴完全插進了她的淫穴內, “呀……痛呀……”我連忙俯下身去吻她的耳仔及粉頸,又撫弄她的乳房,直至她習慣了我的鷄巴後才慢慢的抽動,我試著動了幾下之後問她:“還疼嗎?” 她嬌喘著說:“好些啦,不過,好脹。”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便開始繼續插她,她開始有了反應,腰肢配合著我動,我知道她有些爽了,便用九淺 一深進而三淺一深的方式,她大聲叫了出來:“哇……原來這麼舒服……我還要呀……不要停呀……使勁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啊……”她全身大力扭動,高潮了整整一分鐘,我拔了出來然後躺到她身下變成女上男下的體位,我調較好位置後便向上一挺,再次全根沒入她體內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看到她的處女血染紅了我的陰囊和她的腿根。我便教她如何騎馬般上下聳動,不過她初經人事,又怎能支持太久,後來只是伏在我身上任我頂她,再把她推上另一高峰,之後我再改成正常體位,還一面插一面吮她乳頭,這時她己不大清醒,只是口中低呻著:“啊……爽……尻死我啦……”在她第三次高潮一過後,我射滿了她的嫩穴。看到精液由她嬌嫩還帶著血絲的屄洞里慢慢溢流出來,我心滿意足地躺在了她的身邊。 



      她們回來時已經傍晚了。我和徐靜瑩剛穿好衣服起來。徐靜芳自然知道她堂妹也被我拿下了,想到只有自己沒被我操了,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看大家。晚飯時,她們拿了買回的啤酒,我說小孩子最好不要和帶酒精的東西,她們說是給我喝的,又拿出一瓶紅酒說,今天是中秋夜,這個無論如何大家都要干一杯。
      
      大家都喝了,然后悄悄分享被我插到高潮時的感覺,徐靜芳的臉忽然紅了,樣子十分可愛。田家晴於是提議玩牌要有些彩頭,我們都贊成,田家晴便說每輸一局便要脫一件衣服,最先脫光的要聽其他人命令,直至明早,大家一同說好。大家便開始玩,徐靜芳見反正躲不過,於是故意輸掉,徐靜芳也配合著,於是徐靜瑩和徐靜芳便赤條條的站在我們面前。 
      
      田家晴向她們下了今晚第一個命令,就是要她們姊妹一同表演手淫。徐靜芳雖然有思想準備,但畢竟還是處女,之前也沒公開讓別人看著手淫,所以有點猶豫,徐靜瑩就主動拉著徐靜芳一起,兩人肩並肩坐在桌子上,分開雙腿,開始了手淫。
      
      兩人很快便進入狀態,小穴流出大量淫水,這時田家晴突然叫周碧霞和陳诗诗兩人去舔姊妹花舐小穴,田家晴為我脫去褲子,露出雙乳,為我玩乳交。我把玩著她胸前的雙乳,擠向中間來夾動的大雞巴,手指則搓著她的乳頭。
      
      玩了一會,田家晴給了我一個眼色,原來徐靜芳高潮了,噴了周碧霞一臉。周碧霞讓開了位置,去擦拭臉上的淫水,我就來到徐靜芳的面前,先把雞巴在她的陰唇上磨了幾下,然後便對準穴口插入去。
      
      本來高潮時,徐靜芳是閉著眼的,這時這突而其來的一痛讓她睁開了眼,發現是我,這才意識到,自己終於也被破處了。便說:“阿杰哥哥,終於被你進來了,要使勁尻我喲。”我點點頭,親吻了她一下,說:“我會讓你無比舒服的。”說著抽插起來。 
      
      另外四人停了下來,靜靜看著我們,當她們看到徐靜芳的處女膜流到桌面上時,不約而同地鼓起了掌。徐靜芳滿臉通紅,漸入佳境,很快高潮到了。我沒有停息,更加使勁抽插,徐靜芳緊緊抱著我,又來了一次高潮。
      
      這時我聽到兩聲嬌啼,望過去原來陳诗诗與徐靜瑩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了相互手淫,雙雙到達高潮,她們還不忘把小穴對著碗口洩出淫水,田家晴和周碧霞69式盡情相互舔著。我感覺自已亦就快到了,便讓徐靜芳躺在桌子上,雙腿托在肩頭上作最後衝刺,陳诗诗和徐靜瑩過來分左右去吮徐靜芳的乳頭。
      
      徐靜芳本來經過兩次高潮,本己欲仙欲死了,現在的多重刺激又把她迅速推上另一高峰,我在她高潮時亦到了極限,全都射進徐靜芳的嫩屄里。徐靜芳滿意地笑了——原來被插的高潮這麼爽。
      
七      
      
      我們休息了一會,便商量如何享受剩下的半晚時光,正在沒有好提議時,田家晴就說不如用布圍著我雙眼,然後要我從她們各身體部份去估是誰,估中的我可叫她們做一件事,估錯的便相反,我們都贊成,於是我們去了床上,我先平躺在床上,她們便用毛巾把我雙眼蓋好,這時有人先捉著我左手提起,放到一個乳房上面,我便輕輕地把它揉搓起來,接著又有人拿著我右手,把我的中指插入了一個陰戶之中,然後有人把一個乳頭放到我嘴巴上,我便張嘴吸吮著它。
      
      這時我又硬了起來,於是感到有人跨在我腹下,然後我的鷄巴便被納入一個小穴內,另外一個人舔著我和那人交合處。我被她們這樣弄了一會,便說我含著的是徐靜芳的乳頭,手指插的是陳诗诗的小穴,摸的是周碧霞的乳房,騎著我的是徐靜瑩,舔交合處的是田家晴。
      
      於是有人拿走了枕頭袋,我發現我把陳诗诗和徐靜瑩說反了。陳诗诗說:“哈,你猜錯了,我要你尻我一個晚上……”說著在我的鷄巴上晃動起來。徐靜瑩面則跨到我臉上來要我吃她一個晚上。
      
      我笑著說:“好吧,我也說我的要求了。霞姐和阿芳,一邊相互手淫,一邊吸诗诗的乳頭,晴兒過來和我一起吃阿瑩的嫩屄。都要做足一個晚上喲。”大家嘻嘻哈哈開始了新的工作。田家晴一邊和我接吻,一邊把舌頭伸到徐靜瑩的陰蒂頭去撩弄,我的舌頭則去弄徐靜瑩的陰道,手指卻去插田家晴的騷穴。
      
      徐靜瑩真是一個多水多汁的女孩,淫水不斷湧出,這時徐靜瑩全身向後仰,和後面陳诗诗濕吻起來,周碧霞和徐靜芳也時不時接吻一下,田家晴更是一邊喝著淫水一邊時不時和我接吻。直到大家高潮到沒有力氣,都癱軟在床上。
      
      我卻還沒射,這個時候,只得自己打飛機給她們看了,最後射的時候,要她們的嘴巴凑近,射到她們嘴巴上和臉上。她們相互舔了乾淨,然后躺在我的床上睡著了。我則抱著最嬌小徐靜瑩,也進入了夢鄉。
      
八      
      
     第二天,大家醒來,已經是快中午了。田家晴提議去城北的湖里游泳,她們都同意了,我自然沒意見。到了那里,找到一個偏僻所在,大家換好泳衣,陳诗诗,徐靜芳和徐靜瑩就先下水了,田家晴和周碧霞卻把我拉到小樹林裡,想玩野戰。之前已經探查好了,這里十分安全,我們便脫去泳衣,幕天席地的做愛。 
     
     周碧霞先為我吹了一會,我則一面吻著田家晴的一雙大奶子,一面用手指在她的陰戶扣了起來,我的手指在田家晴的小穴內,沾滿了淫水,便伸到周碧霞面前給她吸吮。過一會,我便叫田家晴背著我把上身俯前,雙手放在一支橫生的樹幹上支持著身體,我便由後面幹她,周碧霞於是爬上那樹幹坐好,她張著雙腿要田家晴吃她的小穴,我則按著田家晴的屁股用力地操她,田家晴 很快到達高潮,我們跟著便換成田家晴背靠樹幹,周碧霞就靠在田家晴胸前站著借力,我就把她一隻腳從彎處托起,然後面對面的插她,田家晴就從後面穿出手來玩周碧霞奶子,周碧霞亦很快到了高潮。
     
     然后她們一起蹲下吃我的鷄巴,忽然我們右面來了些腳步聲,我們驚徨下一望,原來是陳诗诗她們。原來她們游了一會,看到我們在玩野戰,也加入了進來。我讓她們三個排成一排,趴在那樹干上,分開腿,翘起屁股,我輪流著,每個屄插二十下,看誰先高潮,最後看射誰的屄里。
     
     這麼操了幾輪,徐靜瑩終於高潮了,還在高潮的時候,尿失禁,地上濕了一大片。接著陳诗诗高潮了,最後全力沖刺插徐靜芳,徐靜芳也被插的尿失禁了,同一時刻,我也射入徐靜芳的陰道。
     
     大家嘻嘻哈哈笑著,一起下水游泳去了。晚上回去,商定好了玩法——周一到周五,按年齡每天一個人輪流讓我尻,周六周日一起來,過起了性福的美好生活。

友情链接 合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