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庭伦乱

爆操少女的雙胞胎妹妹

我有一對雙胞胎妹妹,今年剛滿十四歲。她們一個叫冰清,一個叫玉潔。兩人長得不能算太漂亮,但是很耐看,小時候,幾乎分不出兩人,所以兩人經常和我惡作劇,我都不知道誰是始作俑者
       
       但隨著兩人進入青春期,逐漸發育出現了差異——姐姐冰清的屁股比妹妹玉潔鼓滿些,但玉潔的胸部比冰清大。還有其他一些性格脾氣也顯得不一樣了。比如,冰清什麼都好,就是懒。內衣褲脫下來就仍在洗手池里,仗著比玉潔大了幾分鐘,就等著玉潔給她洗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這天,玉潔還沒回來,冰清已經洗過澡回了房,我去洗手間,看到冰清脫在那里的內褲,不由心里一動,拿起來放在鼻子里聞了一下,頓時聞到一股處女的香味。當下再也控制不住,掏出鷄巴,把妹妹的內褲裹在鷄巴上,手淫起來。幻想著妹妹粉嫩的屄洞,很快快感上升,射了出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手里沾滿著精液的內褲還沒放下,妹妹冰清忽然又回到洗手間,看到我,說了一句:“哥,你在做什麼?拿我的內褲做什麼?哦,想幫我洗呀,那妹妹就開心了。”說著也不管我,站在便池上,雙手把裙子撩了起來,夾在腋下,我從側面清楚地看到她那光溜溜又渾圓的臀部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然后她若無其事地蹲了下去,我看到有一條水注直射到便池裡,我竟然看到了冰清的陰部——大陰唇因為用力的緣故張開了一點點,隱然可見粉紅色的小陰唇,水注正從陰部的中間向外射出,激盪在便池之中,揚灑著淅瀝瀝的聲音,而她,還是一副自得其樂的感覺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幾十秒過后,水注消失了,冰清晃動了幾下屁股,陰戶內滴下了最後幾滴尿水。然后她站起來放下她那半透明的睡裙,我這才發現,她的乳房也若隱若現。我說:“妹妹,你這麼不避嫌呀,我什麼都看見了,真好看呀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冰清嗔怒道:“你……哥哥……”冰清忽然意識到不妥,頓時面紅耳赤說:“你怎麼不主動避嫌,偷看妹妹尿尿,變態呀你。”說著就往外走,但剛才看到她的粉嫩的屄,讓我的鷄巴又一次硬了起來,我伸手拉過她,緊緊抱住,吻了起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冰清掙扎了幾下,沒有掙脫,卻被我把舌頭侵進了她的櫻唇,糾纏著她的香舌,一時之間,只被我吻的渾身發抖,沒有了氣力。我的手也趁著熱吻,伸到她的背後,拉開了她睡裙的拉鏈,我把她的裙子從上向下褪落,吻著她裸露的光潔玉肩,並用手輕捏著她那敏感的乳頭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“哥,哥哥!”她輕聲喚著,雙手緊緊地抱住我的脖子。我嗅著她身體的清香,然后吸吮乳頭,她雙手連忙去抓水池邊緣,我低下身子,往下,把嘴唇貼在那迷人的神秘地帶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冰清在戰慄中挺起腰肢,喉嚨裡送出了淫啞的叫聲哎唷!隨後,粉嫩的夾縫里,洋溢著奇特的水分。我埋首在那神秘之處,貪婪的嗅著香氣,飢渴的吸舐著如泉般的愛液。冰清嘴裡吐著夢囈般的呻吟:“嗯,哥,唔,我,我受不了,啊……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不抬頭的吮吸著,雙手在她的大腿上來回的愛撫著,這可更加撩動了冰清的芳心,使得她的嬌軀不住的扭來扭去,顧不得羞恥,抬起了一條玉腿,使得桃源洞口大開,讓那最神秘無人探訪過的地帶毫無保留的對著我展現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脫光了衣服,拉著冰清的手讓她去感受我的雞巴所散發出來的熾熱。但是當冰清的手觸到雞巴時,她急忙掙扎著把手縮了回去,羞的滿面通紅,我欣賞著她那雪白、晶瑩細嫩的肌膚,那充滿著火熱的胴體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冰清的乳房像個剛出土的冬筍,雖然胸脯現在發育的還不算大,可是堅鋌而有彈性,全身雪白嫩滑,猶如上等絲綢,微紅的乳暈形成強烈的性感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一股炙熱的愛液噴入我的嘴巴里,我吞下去,起身看到她張開兩片飽含著慾望的櫻唇,吐出一聲低沉的嘀嚀。我的嘴唇貼上她的香唇,她的玉臂再次用力的挽著我的頸,修長的兩腿分開,焦灼的做著迎接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急切的,我手下移,想讓龜頭正能頂在洞口,哪知,她的手搶先一步,雞巴早已落在她的玉手裡。到了此刻,冰清彷彿已丟掉一切矜持,像是已經忍受了很久的樣子。接觸到那硬而粗大又火熱的雞巴,冰清頓時玉手發抖,她怯生生的說道:“雞巴這麼粗大,那我的小穴怎容的下?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她咬了咬牙,長長地歎了一口氣,終於下定決心,忍著恐懼,把龜頭引導上了洞口。兩片陰唇,帶著灼熱的氣息貼緊了龜頭,我先用龜頭在陰道口徐徐地摩擦著,冰清怎能經受住這樣的挑逗。不由大喘著氣說道:“哥哥,不要整我了好嗎?我受不了了!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她的那兩片陰唇非常柔軟,處女的她陰道又是那麼狹窄,淫水是恰到好處的濕潤而不至於太過滑膩。我徐徐地把雞巴推進,為了使我倆都充分的摩擦而增加快感,她拚命想抑制住自己不要太放浪,但是終還是忍不住急急的挺起了粉臀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驟然間,冰清大叫一聲,身子急劇的發著抖,兩腿緊緊的夾住了我,小腹急劇的起伏著,張大著嘴巴,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本來紅艷的面龐也霎時變得煞白。過一會,她才長出了一口氣,聲音發著顫的說道:“痛死我了!哥哥,我這下被你害慘了,怎麼會這麼痛啊!還說什麼享受,我不來了,快,快點抽出來!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好不容易才逮到這個機會,豈能她叫我抽出就抽出,可是看到冰清眉頭深皺,梨花帶淚的模樣,甚是招人憐愛,也不禁於心不忍再強行進入,於是便把嘴湊在她的耳邊,輕聲哄著:“好妹妹,你的處女膜已經破了,我就是抽出來你也會疼,何不忍耐一下,讓我們一起嘗嘗那未曾有過的快感呢?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她看著我,兩眼充滿了疑問,說道:“哥哥,真有你說的那麼好嗎?”我微笑著,用眼神鼓勵著她,並說道:“是啊,要不然怎麼會有一句成語叫男歡女愛呢?講的就是這件事啊,女人開始都會痛一下的,過去就是享受了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冰清先是沒有說話,咬著嘴唇想了一會兒,才顫聲說道:“哥哥,你可一定要好好的疼愛我啊!”我見她同意了,急忙又把雞巴徐徐的推進。她緊張的渾身都冒著冷汗,直到龜頭抵達終點,才鬆了一口氣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知道此時若馬上抽送,必然又會讓她覺得疼痛,為了要消除她那緊張的情緒,一方面也想要再度挑起她的慾火。於是我便搖擺著屁股,使著勁讓龜頭和內壁互相的摩擦著,同時也溫柔的吻著她的香唇,把舌尖伸進她的嘴裡,和她的香舌糾纏著。
 
     
       過了幾分鐘,我的行動已經收到了效果,她的淚水已乾,眼裡也射出了勾人魂魄的眼神,時而發出蕩人心神的呻吟,呼吸急促,下身也扭動起來,羞答答的說道:“哥哥,現在好多了,嗯,你想要怎麼做,我,我都會忍下來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她說出了心裡話,整個臉兒又變得緋紅,把臉扭到一邊,不敢看我。我聞言嘿嘿笑著,伸手把她的臉扳過來,看著她的眼睛,說道:“冰清,哥哥沒有騙你吧!現在不痛了吧!你不用忍受什麼,用你的身體來感覺就是了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冰清不好意思應聲,握著一對粉拳在我的胸前輕輕的捶著以示贊同。我雙手揉著她的雙乳,雞巴一進一出的抽送著。她一會兒嗯、哼著,一會兒又叫著哎唷,哦,舒服死了。她的眼神呆滯,神魂早不知飛到了哪個國界,身體卻自動隨著我雞巴的進出和下身提起下沉的動作,挺身迎合著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漸漸的,她也顧不了少女的矜持,嘗到了甜頭,臉皮也就厚了,舒服起來,嘴裡便不住聲的浪叫著:“哥,真快活,太美妙了,唔,我以前真是太傻了,早知道會這麼痛快,我,我以前也就,也就讓你插小穴了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開心地吻著她,毫不停息地對著桃源洞做著連番攻擊。室內一時之間,卜滋!卜滋的插穴聲綿綿不絕,龜頭頂在花蕊上,我又時而旋轉著自己的臀部,真是有著說不出的痛快。冰清也扭動著屁股,嬌喘徐徐的不停嚥著口水,香汗淋漓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忽然,她身子猛地向上弓起,雙手緊抓住我的肩頭,兩眼翻白,大張著嘴,只有進的氣,不見出的氣,然後又大力吐出一口氣,叫道:“哎呀,唔,要死了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急忙更加狂插起來,挺起大雞巴,毫不留情的每一下都洞穿直入,冰清屁股一個勁得往前挺,猛然便聽得她大叫:“唔,哥哥,我不行了。我裡面好像要,要尿尿了,嗯……我受不了了!”隨著叫聲,她身子一動不動了,一股溫熱的愛液自花蕊深處噴出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的鷄巴受到妹妹愛液的浸潤,也控制不住地射了出來,灌滿了妹妹屄洞的深處。妹妹急促喘息著,正在這時,因為室內比較安靜的緣故,我忽然聽得外面彷彿也有人在急促的喘息。我大驚,忙說:“是不是玉潔回來了?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這時,門忽然被人推開了,果然是玉潔,只見她身披輕紗,滿面怒氣的走了進來,大聲道:“你,你在作什麼?”我看到玉潔臉色緋紅,正在極力平息著自己的氣息,不由心裡一動,笑道:“好玉潔,你在外面偷聽多久了?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這時候,我把鷄巴從冰清的屄洞里拔了出來,精液混著愛液還有處女血慢慢地流了下來,冰清臉紅著拿來紙巾拭擦著,說:“妹妹,你別生氣,真的好舒服……”卻見玉潔怒目圓睜,一排玉齒咬著自己的下唇,說道:“真是的,你不知道雙胞胎有感應麼?我剛進家門,就渾身發熱,下面的水忍不住地流,害得我一邊手淫,一邊來看是怎麼回事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恍然大悟,說:“原來你們的感應這麼強烈呀。來讓我尻下你,看冰清的感應是怎樣的。”說著拉過玉潔,脫光了她的衣服。玉潔羞騷的滿面通紅,我不由分說捏住了她堅挺的乳房,說:“哇,妹妹的乳房竟然比姐姐的大呀。”玉潔身子順勢一軟,便倒在了我的懷裡,頭向後仰,用髮絲摩挲著我的臉龐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雙手握著她的乳房,指縫捏著她的乳頭,玉潔把臉微微的一側,櫻桃小嘴送了上來,叼住了我的下嘴唇,我借勢含住她的櫻唇,把舌尖伸了進去,吮吸著玉潔的香舌,品嚐著她的津液。玉潔伸手握著我的鷄巴,說:“剛射過,不應期還沒過吧。我回房裡等你好了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說:“咦,你好像懂很多耶,是不是之前就手淫過?”她一笑,說:“姐姐教會我的,我們一起手淫,加上感應,能享受雙重快樂。嘻嘻。不過今天的感應無比強烈,我就知道姐姐讓你給尻了。”說著,她便自顧自回房去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冰清紅著臉,說:“我還是無意中偷看了哥哥你手淫,我才想著揉自己的屄的。嘻嘻,雖然我和妹妹有悄悄地說不如讓你尻一下,但是沒想過真的這麼快就被你尻了。”說著,我們一起走到妹妹們的房間。玉潔已經在床上面向內側身躺著,肌膚白皙光潔,一條腿伸直著,另一條腿蜷曲著壓在上面,兩隻手放在自己的胸前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竊笑著,悄聲走向玉潔的床邊,待到近前,剛想要伸手去抓玉潔的肥白光潤的美臀,玉潔卻一個翻身,扯住我的手臂,看到我又漲起來的鷄巴,驚奇地說:“咦,鷄巴這麼快就硬了?”我說:“其實尻你姐姐前,我用她的內褲手淫射了一次了。”冰清忙說:“噢,原來是這樣,我以為你好心給我洗內褲呢。”我說:“好妹妹,今后你們的內褲我都會幫你們洗的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兩人哈哈一笑,冰潔使勁拉我我一下,我順勢趴在她身上,然后向床內翻滾,同時親吻在一起,用舌尖挑逗著她的舌尖,不時用力吸進自己的口中。玉潔又翻了一下身,壓在了我身上,她一邊熱切的和我吻著,一邊用手向下探去,抓住了我的雞巴,她坐直了身子,臀部上提,用手引導著雞巴到了自己的桃源洞口,然後便猛地向下一坐。她的身子頓時向後一仰,急忙用兩手反抓住了我的大腿,胸脯急劇的起伏著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被她這突然的一坐,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,就感覺雞巴一下便被一個溫暖而濡濕的所在包裹住了,瞬間的舒爽,我看到玉潔的處女血也流了出來,關心地說:“不疼嗎?”她笑著說:“剛才感應疼過一次了,又高潮了一下,已經準備很充分,不疼了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冰清一只手揉著乳房,一只手揉著嫩屄,笑著看著我們,此時的她們,那里是“冰清玉潔”,簡直是淫娃蕩女。玉潔身子前傾,兩手按在我的胸前,作騎馬蹲襠勢,一上一下的急速蹲坐著,雞巴在將出未出陰道口之際,便又被一下扯了進去,擠迫感卻是越加的強烈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如果不是看到妹妹的處女血,我真的懷疑她經驗豐富了。我兩手抓住玉潔豐滿的乳房,使勁揉著,不時地抬起屁股,迎合著往上撞擊。很快,玉潔一個用力坐了下來,身子一倒,趴在了我的胸前,嫣然一笑,喘息著說:“哥,我,我沒有力氣了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笑道:“玉潔,你從哪里學的這麼厲害?”她用眼神一撩我,嗔道:“現在網上什麼看不到?我還瞒著姐姐偷偷看過兄妹亂倫的視頻呢。”冰清笑著說:“你小丫頭片子能瞒過我?要知道我們是有感應的。哎,哥哥,你以后不要欺負我們哈,不然我們聯手,看還不讓你精盡人亡。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大叫冤枉,說:“我哪敢欺負你們啊?疼愛還怕不夠呢!”說著兩手抱住她的脊背,不時用指尖在她光滑的肌膚上滑動著。玉潔俯下頭,微吐著粉紅的舌尖,餵進了我的口中。我吸吮著她的舌頭,抱著她,腳跟用力,屁股在床上顛動著,玉潔的身子隨著我的動作顫動著,口中嗚嗚做聲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的手順著她的肌膚滑落到她的屁股上,兩手一把抓住一瓣,向兩邊掀開著,同時隨著自己雞巴抽插的動作,向下用力按著她的屁股。玉潔的嘴唇離開了我的唇,趴在我的耳邊,一個勁的大喘著粗氣,一個勁的叫著:“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”卻是語不成聲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這樣顛動了一會兒,感覺著用力不是很舒服,而且這個動作很是累人,感覺不是很過癮,於是抱著她的屁股,翻了身,把她平放在了床上。我跪坐在她的兩腿之間,這下該是我發威的時刻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玉潔兩手攤開,頭上已上限溢位了汗珠,肌膚呈現出一種極度誘人的殷紅。我抓著她的兩隻腳踝,把她的腿曲折,讓她的腳跟貼著自己的屁股,然後我抱住她的兩腿在自己的胸前,開始了猛力的抽插。雞巴伴隨著肌膚相碰的啪、啪聲,一次又一次的全根盡沒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又把她的兩腿向兩邊分開,手按著她的小腿直把腿壓在了她的胸脯之上,兩手按住她大腿的後側,用力向兩邊分著,同時也向下固定著。這樣,我可以盡興,還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們兩個人接觸部位的勝景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玉潔的陰毛也比冰清多些,又經過淫水的浸潤,色澤顯得更加的烏黑發亮,雞巴盡跟而沒之後,兩個人接觸的地方便只見一片絨草,只是中間多了兩片肥厚而嬌嫩的陰唇,隨著雞巴的插進抽出,兩片陰唇也是翻起翻落著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玉潔的身子軟癱在床上,隨著我的動作,身子被拉的上下滑動,胸前的兩座山峰也即興的跳個不停,就像是兩隻歡蹦亂跳的小兔子,只是玉潔卻是沒有力氣大幅擺動了,她呻吟著,說道:“啊!好哥哥……還……還是你……厲害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好舒服!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聽著玉潔的鼓勵,更是興起,一個勁的插著,肉與肉啪、啪地發著相碰聲,噗哧、噗哧淫水也不時地被攪動著。玉潔只是一個勁地哼哼、啊啊,媚勁十足的浪叫。冰清的手淫,也進入佳境,手指瘋狂地插入自己的屄洞抽插著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極力的抽插了幾下,再也忍耐不住,向下一載,壓在了她的身上,身子打著寒蟬,小腹一縮又猛力一放,便在玉潔的陰道深處狂噴而出。玉潔也是渾身亂顫,浪叫道:“啊!啊!哥哥……啊……太爽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好痛快……唷……唷……你……你真厲害……小穴……好美啊……啊……升天了!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緊緊的壓著她,趴在她的身上,渾身的氣力彷彿也隨著那最後的一下被抽乾了,再也不想動彈。冰清的愛液也是不斷噴出,我看到忙說:“冰清,哥哥口渴了,讓我喝點。”冰清笑著走了過來,我把殘余的愛液都吞了下去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然后冰清也爬上床來,我躺在她們兩個中間,她們側身抱著我,就這樣睡著了。此後冰清和玉潔,有時候單獨去我的屋裡插穴,有時我去她們房間一起雙飛。

友情链接 合作留言